关于TOML

TOML的由来

TOML的全称是 Tom’s Obvious, Minimal Language,因为它是GitHub 前CEO,联合创始人 Tom Preston-Werner 于2013年创建的语言。

配置文件的使用由来已久,从.ini、XML、JSON、YAML再到TOML,语言的表达能力越来越强,同时书 写便捷性也在不断提升。

TOML v0.4.0

Tom’s Obvious, Minimal Language.

By Tom Preston-Werner.

Be warned, this spec is still changing a lot. Until it’s marked as 1.0, you should assume that it is unstable and act accordingly.

任正非:团结奋斗 再创华为佳绩

——与市场培训人员座谈,1994年1月26日

这次在巴黎有幸去参观了阿尔卡特最大的工厂。德国、法国的一些通信厂家都把华为列为第一合作伙伴。法国公司还要帮助我们将产品出口柬埔寨。我们需要国际伙伴,我们也要在关键技术上保持中国人的自立。这次C&C08被邮电部确认为同类产品技术领先,当然是用模糊的说法,但它说明了该机在世界的地位。我多次考察过国际著名厂家,C&C08(2000门)在这一点上来说就是当之无愧的。C&C08的万门机,也能进入世界前列。我们的硬件水平领先未来好几年,但稳定软件还需要时间。邮电部领导评价华为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。今年底C&C08还会有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。

这次从国外回来,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觉,觉得国外的中青年人有一个很伟大之处,就是他们没有什么空洞的理想,脚踏实地做好每项不起眼的工作。搞焊接的,对每一焊点质量充分保证,能钻研进去,在这方面成为专家,也有价值上的承认,照样拿高工资。他们是为生活好而奋斗,多挣钱买房、买车、旅游。干什么爱什么。而我们的青年人,干干就想着提升,就想脱离自己的岗位,一辈子熟练程度都不够。

我们中有些人可悲的就是理想太多,总想轰轰烈烈干大事。到了办事处看不起维修工作,就急着要做市场,要当副主任、主任,结果什么也没干好,理想也没实现。制造部的人也不甘落后,争着上市场,我与他们谈话,要脚踏实地做好本职工作,到市场部淘汰很快,也许一、二个月就退下来,再回到制造部,还不如当初留在制造部做好适于你发展的工作。

公司在大发展,并力图给每个人创造发展机会。公司的人才是跑步就位,同样的培训,在实践中有的人进步很快,在座的人员中明年就会拉开距离。公司对人的评价是现实的,不在你理想有多大,而在于你的实际贡献。今年贡献大,是英雄,明年就不一定了。但大家要坚信一条,是金子必然会发光,在公司这种大浪淘沙的环境中,金子是不会被埋没的。

任正非:赴美考察散记

——发表于1994年1月18日的《华为人》报。

三年前还年销售35亿美元的美国知名王安电脑公司,为什么现在宣布破产保护?日本三菱这么强大的集团,为何会退出电脑生产?

带着这样的疑问,我前往美国考察。

飞机经东京,飞越太平洋及美国大陆,抵达大西洋彼岸的波士顿。一出国门我就生病了,在香港机场开始呕吐,又加上连续二十多小时的时差反应,一直折腾到美国中部城市达拉斯。

1

波士顿是座美丽的城市,而且是南北战争的策源地,也是当年欧洲人开发美洲大陆的窗口。古老的房屋收拾得十分整齐,外表都刷着朴实的油漆。

这个城市的美,在于城市中处处都保留着小片小片的森林。

沿街全是绿菌菌的草地,草地上种着阔叶树。这些枫树、橡树,冬天叶子都要掉得光光的。现在是秋天,树叶红的、绿的、黄的、黄绿的、褐色的、深红色的……,在阳光的照耀下,全透明了,如诗如画,纷纷飘落的树叶,铺满了绿草地,好象一条五彩斑斓的地毯。

我们年轻时慕名几千里跑到香山看红叶,这次我们乘灰狗(长途汽车),奔驰几千里,处处都香山般美妙,自然风光还要盖过香山。

美国人民数百年来对环境的保护,令人惊叹。在纽约街边的树上,小松鼠跑来跑去;一些旅馆门前,一到傍晚,每颗树上都落下几百上千只鸟,小鸟飞到人群中、房子里是十分自然的。